纪念SAS解决伊朗大使馆人质事件37周年,首次以分

2019-09-18 作者:战役战争   |   浏览(141)

深入敌后英国版,两个倒霉蛋SAS 2005年九月19号 伊拉克,巴士拉 英军官兵震惊地发现电视机里出现了两个自己人。伊拉克当地电视台播出的画面里,两人满脸血污显然是遭到了殴打,并

报道援引英国驻伊拉克贸易官员Emma Nicholson称,SAS成员与美国军人一起收集情报,已经抵达伊拉克约六周时间。

《魔鬼之师SAS:英国特种部队五十年作战纪实》 作者:迈克尔•阿舍 译者:朱振国

深入敌后英国版,两个倒霉蛋SAS

当被问及这则报道时,英国国防部发言人表示不对特种部队的行动置评。

中队长赫克特•格兰将命令传达给了在大使馆隔壁待命的SAS士兵们。其中就包括蓝组组长,一等兵拉斯迪•费尔敏——先前正坐在电视前观看斯诺克比赛,接令后他一跃而起,开始带领部下秘密进入出发阵地。  

图片 12005年九月19号伊拉克,巴士拉英军官兵震惊地发现电视机里出现了两个自己人。伊拉克当地电视台播出的画面里,两人满脸血污显然是遭到了殴打,并且还被游了街示了众。为首的人用阿拉伯语宣布他们俩人被控谋杀伊拉克警察,他们就被关押在巴士拉城,他们驻守的地方。而且很快他们就将面临审判。当英国人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之后,所有人的血压都开始飙。这完全是狠狠地打了所有驻伊拉克英国军人一记耳光。此时多数人都不知道,某处小营房里人脸色更为难堪。镜头里被打的那二人并不是普通的英国陆军,他们所属是SAS,大名鼎鼎的特种空勤团。二人所属单位的中校在看到俩人画面滚动播出了一个小时之后,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同情叛乱分子的腐败警察——这是好听的说法,说白了,就是那些迈赫迪军的支持者,绑架了他们。他知道,按照以往经验,这二人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要赶紧救他们出来,马上立刻。鉴于他的队伍太小,他立刻通知了上级长官以及请求另外一支位于北方300英里处的SAS队伍前来支援。不等他说第二遍,那些人就带上了装备拿上了HK的冲锋枪和C8,奔向一架待命中的C-130。中校开始打电话确认被抓的二人究竟被关押在何处。当他在指定救援计划的时候,一个上级军官的电话打进来。满心欢喜以为来的是营救行动的许可,结果却是一盆凉水浇个透心凉。“不予批准。有比士兵生命更重要的事情。”发令的可不是某个驻伊拉克的某个将军,而是来自于位于英格兰的诺斯伍德联合总部的一个高级将领。诺斯伍德联合总部掌管英国军队所有在伊拉克的行动。中校反复跟上头强调如果置之不理二人随时都有性命之忧,而那位将军每次都驳回营救。结束通话之后,这位SAS的指挥官发现原来身居高位的指挥层并不关心他们这些人的死活。他也知道不是那个将军,而是国防部的大佬们让诺斯伍德下的这个决定。他极不情愿的给C-130上的援兵打电话。电话那头的指挥官带着人都已经全在飞机上等待起飞了。该指挥官无法相信中校转达给他的上级命令。随后该指挥又跟他手下人宣布了这个消息。群情激愤。上头政治正确的毛病又发作了。中校出离愤怒,他当场就想辞职。他知道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会选择辞职。他的人正被困狼窝危在旦夕,而他却束手无策。继而他做了个决定。他抓起电话打给仍在待命的C-130上的SAS援兵。“无论如何都要救人。”他说的简单明了。政治正确死一边去。C-130总算起飞了。对于这位陆军中校来说,天已经塌了。他在陆军的生涯在他做出决定的一刻宣告结束。他会因为违抗军令而被送上军事法庭。奇怪的是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些。他才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分心,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做好营救计划确保万无一失。电视中的两名SAS身上只有短袖和平角裤,看起来意志消沉,画外音正不断的用阿拉伯语大声斥责他们。中校知道他们此刻心中肯定在想:“有人知道我们在哪吗?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废话,当然会救。问题是,中校担心他们会在营救开始之前被转移掉。当然,其他人更倾向于先动手再说。两名SAS被关在警局里。警局处在一个周围筑有高墙的一栋建筑之内的一个称作贾米特的地方。于是计划是一队人马外加两辆武士步兵战车外加100人的封锁线试图能够迫使对方和平释放人质。撤退之时,C-130抵达巴士拉开舱下人。中校告知援军和平交涉失败。无所畏惧的SAS们分散上了十辆武士步战并安排了直升机提供空中掩护。浩浩荡荡的编队从基地出发,冲进了巴士拉的闹市区,直奔警察局而去。所有人都仔细的观察着周围,防范可能的伏击。当他们抵达警局时,有女性穆斯林律师协助他们试图通过法律途径释放人质。但是不幸的是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而此时周边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他们不得不离开。拉警戒线的士兵被撤走了。但是武士战车就没那么走运了。人群开始向这两辆车投掷石块和莫洛托夫鸡尾酒瓶。其中一辆被大火吞没,车组不得不弃车。当中一人在撤入另一辆车前被人群截住暴打,最终侥幸脱离。见英军逃走,人群高喊着“真主至大”的口号,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此时的警局所处的区域已经俨然是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桶。图片 2英国武士战车武士步战在警局附近起火。图中白圈内为一名车组人员身上着火,正在逃离燃烧中战车。他是交涉中唯一的伤员,但身体并无大碍。当他们抵达警局时,有女性穆斯林律师协助他们试图通过法律途径释放人质。但是不幸的是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而此时周边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他们不得不离开。拉警戒线的士兵被撤走了。但是武士战车就没那么走运了。人群开始向这两辆车投掷石块和莫洛托夫鸡尾酒瓶。其中一辆被大火吞没,车组不得不弃车。当中一人在撤入另一辆车前被人群截住暴打,最终侥幸脱离。见英军逃走,人群高喊着“真主至大”的口号,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此时的警局所处的区域已经俨然是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桶。撤退之时,C-130抵达巴士拉开舱下人。中校告知援军和平交涉失败。无所畏惧的SAS们分散上了十辆武士步战并安排了直升机提供空中掩护。浩浩荡荡的编队从基地出发,冲进了巴士拉的闹市区,直奔警察局而去。所有人都仔细的观察着周围,防范可能的伏击。一路平安无事。等他们抵达警局的时候,人群早已散去。武士加足马力撞破墙体进入院内,搭乘人员迅速下车在警局内散开。有人进入内部搜索,有人负责清理周边的警察和民兵。刺耳的闪光弹的声音开始响起。胆敢顽抗的民兵还没来得及开枪便统统做了枪下鬼。房间内的警察高举双手对SAS头像,迅速地全部被缴了械,考上手铐,面朝地躺下。逐间房屋搜索之下,不安感越来越强。果然,他们的同袍被转走了。他们马上开始拷问那些警察。天无绝人之路。那些警察告诉SAS两名人质被转移到附近一个别墅内。小队迅速集结前往下一个行动地点。街上仍旧空荡荡的,看起来别墅没有守卫。由于担心俘虏仍有可能会被转移或者砍头,SAS们采用了多点同时战术突入。更多的闪光弹在更多的空房间里回响。一无所获。没有一点俘虏和敌方的踪影。一扇浴室的门打开了,队员们鱼贯而入。找到了。二人被五花大绑打成了猪头,但还活着。SAS们仔细检查了他们然后将他们转移到了外面待命的一辆武士中。然后整队人马结成装甲队形掉头开出了这个鬼地方。上空盘旋着的直升机监控了行动全程,此时也到了回航的时间。下面的车队中,SAS们依然镇定。到达基地后,俩人被迅速送往医院,然后才是久违的欢呼庆祝。一场教科书般的营救行动就这样载入史册,无人受伤,好人得救。夜幕降临,带头的军官们的内心焦躁不安,他们违抗了命令,还不知道英国政府会怎么处置他们。图片 3巴士拉巴士拉城内高墙环绕的贾米特警察局营救成功的消息迅速在指挥链中逐级传递,很快到了国防部而后是首相手里。故事捅到了媒体之后,高层立马意识到他们离臭鸡蛋不远了。何况惩戒拯救了自己人的伊拉克驻军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差事。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补救一个行动许可,尽管事情早都已经结束良久了。不仅如此,事后政府才知道如果官方再不给这个行动正名,SAS指挥官将会集体辞职表示抗议。多年之后,英国媒体采访了这两名曾经的俘虏,讲述他们当俘虏的故事。这两人,一名sgt和一名lan cpl,当时派属跟随当地的警察一起行动。但是二人非常怀疑这些警察的忠诚度。身着阿拉伯大褂,分成俩车编队的他们在返回基地的时候遇到了警察的检查站。由于疑心这些警察打扮的人是民兵,还没有等他们靠近SAS就亮出了武器,于是枪战开始了。一名警察身亡,三名警察受伤,随后上演追车大战。很快,他们就被包围,被人拿枪指着脑袋押解进了另外一辆车送到了贾米特警察局。这下他们确信这股人属于敌对民兵。很快他们的首次电视亮相就展现了他们被这伙民兵扒得精光,捆绑,暴打的画面。直到英军第一次营救尝试之前,他们一直被关押在警局内。后来他们被转移到了一栋别墅里。SAS的攻击一开始,看守的民兵立马作鸟兽散,任由他们二人自生自灭逃命去了。这也就是救援行动出奇顺利的一个原因。这是SAS历史上骄傲的一页,尽管因为所谓的“政治正确”他们所效忠的政府弃此二人生命于不顾。Read more: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一位英国籍工作人员,已经在使馆服务30余年的罗纳德•莫里斯目睹了临时代办阿福鲁兹遭到恐怖分子枪击的全过程,虽有心相助却因自己年老体弱而无能为力。 处决开始前临时代办当时正面朝电传室的大门坐在地上。恐怖分子打出的第一枪击中其面部,第二枪打中了他的大腿。他仰面倒在地上闭起眼睛等死——用不着几秒钟他就被SAS士兵拉出了鬼门关。  

英国已经向该地区派遣了军用飞机和直升机,帮助运输人道主义救援物资。

只有1名人质遇害,6名恐怖分子中的5人被击毙,1人遭到逮捕。行动大获成功。内阁办公室简报室内展开了庆祝活动。  

编译:李富强 发稿:王凤昌

根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SAS士兵的证词:“这一枪打得很有准头,恐怖分子当场毙命,脑组织从子弹射出口迸出,涂满了整面墙壁。” 其他SAS士兵在人质当中甄别出了第二名恐怖分子。搜身过程中发现了他夹在双腿间的微型冲锋枪和备用弹匣袋。 

伦敦8月14日 - 英国《每日电讯报》周四报道称,英国已经向伊拉克北部部署特种空勤团成员,数千平民在那里被逊尼派武装分子困在一座山里。

图片 4

各SAS小组在晚上8点10分不到回到摄政公园兵营。负责营房安全保护的一位警长正要向勇士们表示祝贺,出乎他意料的是,费尔敏问道:谁赢了刚才那场斯诺克比赛?警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自己刚才有SAS突袭伊朗大使馆的直播可看,谁还会去看斯诺克比赛啊? 目睹这一幕的韦因纳在回忆录中写道:“这名警察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脑袋还在不住的左右摇摆。”

1980年4月30日,一群阿拉伯青年男子在结清房租并委托房东将行李寄回伊拉克后,准备离开他们度过一个月花天酒地生活的公寓。早晨9点30分,他们在临别之际告诉房东:将出发前往布里斯托尔游览一番。实际上却赶往了位于伦敦某处,由伊拉克情报总局特种作战科租赁的一套安全房。核对暗号后,他们领到了一个利用外交邮袋走私入境的包裹,内装:多支手枪、微型冲锋枪、口径匹配的子弹、以及若干枚苏制手榴弹。六名青年并非来自产油国家的花花公子,实际上是经过伊情报总局16处精心训练的恐怖份子。距离11点半还差几分钟,这个全副武装的团体抵达坐落于南肯辛顿的伊朗大使馆后对大门展开了冲击,为后来所谓的“伊朗大使馆劫持人质”事件拉开了序幕。  

第四与第二小组已经冲入大使馆的同时。第三小组成员约翰•麦克阿利斯正在使馆正面二楼的一扇窗户上安装爆破装置。人质之一,BBC记者哈里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参加这次袭击的6名恐怖份子中,仅有内贾德幸免于难并被收监。他在2005年获得假释资格,于3年后递交申请并获得批准。假释后他将不会被引渡回伊朗,以免回国后被判处死刑。 出狱后他居住在伦敦,得到了一处由政府提供的安全住所。为了帮助他逐步融入社会,还制定了一揽子计划,包括每周获得数百英镑的生活津贴,在搬出政府安全房后领取相应的住房补助等等。 当年他因为违反英国法律而遭受制裁,讽刺的是现在却因此得到了比守法公民更为优越的待遇。当年曾被扣为人质的特雷弗•洛克警官认为此举实属免浪费纳税人的税金,应当将他遣返回国接受伊朗法律的制裁。

下午7点40分 

第22SAS团的反恐怖主义中队在5月1日临晨3点抵达了摄政公园兵营。这批士兵根本不像漫画或电影中的超级英雄或救世主的模样。其中较为年轻的士兵们,例如蓝组组长,一等兵拉斯迪直到15岁都还是一个只知道模仿摇滚明星的傻小子,毕生抱负是要成为第二个米克•贾格尔,他的继父为了摆脱这个注定一事无成的“拖油瓶”而把他送进了英国陆军。蓝组成员约翰•麦克阿里斯为了加入SAS,曾放弃全部节、假日用一整年的训练自己的体能与耐力。蓝组成员罗宾•霍斯福尔入伍前身材矮小、瘦弱,因此长期遭受校园恶霸的欺凌,参军后却成为了最好的步枪射手,一度入选英国陆军射击队。较年长的士兵们经历截然不同,例如蓝组成员彼得•韦因纳出身军人世家,父亲在二战期间参加了发生在欧洲与北非战场的全部战役,他加入陆军纯属子承父业。1980年时他已成长为是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因为参加过1972年发生的“米尔巴特战斗”而成为部队中的传奇人物。其他老兵的经历大都和韦因纳相仿。  

下午7点37分

下午7点29分

新老两代士兵虽然背景与经历迥异,却都以最严格的自我要求完成战前训练与准备工作。包围期间,除了必要的进餐、休息或是聆听最新情报汇总,他们都是在待命与模拟训练中度过,除非睡觉从不会取下身上佩戴的沉重战术装备。这种高度紧张而单调的生活持续了6天5夜,直到5月5日下午1点45分,大使馆的新闻发言人拉瓦萨尼遭到杀害。恐怖分子首领奥•阿里•穆罕穆德宣布:如果要求得不到满足将会杀害第二名人质。  

根据一位匿名SAS士兵的证词:“一名恐怖分子被甄别出来后,被推倒在地上展开搜查,期间因为做出可疑的举动而遭到击毙——这种情况下绝不能有丝毫放松。后来在他手里发现了一枚苏制手榴弹。”  

哈里斯回忆道:我打开一扇窗户后,探出脑袋向右侧望去,看到了一个打扮得像蛙人似的家伙——一身黑衣,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面具,长、短枪支用带子固定在大腿上。他对我吼道:“趴下,趴下!”,我屁股刚一沾地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由著名英国军事作家、探险家迈克尔•阿舍撰写,通过对官方解密档案的研究、梳理历次行动亲历老兵的回忆,并综合第22SAS团历史学家的最新研究成果,还原了在北非与西欧反法西斯战场所开展敌后军事行动之全貌。

莫雷尔军士回忆道:这时,该名嫌疑人将手伸向了背后,而我认为他正要取出另一件武器,所以对准他的后背打了一个短点射。 

罗宾•霍斯福尔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列队完毕后逐一出列,被指挥官介绍给了首相大人。对她表现出来的这幅亲切模样,部队里的老家伙们根本不买账。我听到其中某个人问到:‘哎,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涨工资啊?’”  这群士兵尽管所受教育不多,却从来不是呆头呆脑、为了上司的几句奉承就会奉命效死的炮灰。对于“荣誉如过眼云烟”这句话,他们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无论凯旋之时如何风光,哪怕再些微的功劳也都是属于上峰的,能够长远留给他们品味的只是艰苦的训练,严格的纪律以及残酷的战斗。当年老体衰之后还要不咸不淡的度过几十年孤独的退役生活——前提是他们有幸活到那一天……  

本文由杏彩发布于战役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纪念SAS解决伊朗大使馆人质事件37周年,首次以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