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战争——美国心理战战史第二章:崛起

2019-10-25 作者:战役战争   |   浏览(93)

在上一个章节中,我们讨论了美国进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种种情况,针对敌军和国内大后方的宣传手段多种多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可能是现代宣传手段第一次出现的舞台。但随着1918年1

心理战,这三个字已经陷入巨大的争议中。2010年起,美国陆军给它起了个既乏味又官僚的马甲名:军事情报支援行动。罗莎·布鲁克斯解释道:“PSYOP这个词有

摘要:伊拉克战争 美国小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为了自己的利益发动的战争,来说说发生这次战争的内幕吧?

在上一个章节中,我们讨论了美国进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种种情况,针对敌军和国内大后方的宣传手段多种多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可能是现代宣传手段第一次出现的舞台。但随着1918年11月11日停战协议生效,炮击和传单同时偃旗息鼓。对一些经过惨烈杀戮的士兵来说,和平与战争中的大屠杀一样,让他们迷茫的灵魂无所适从。

杏彩 1

美国秘史:解密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历史内幕伊拉克各派力量拥兵自 重,相互提放和排挤,在巴格达一些逊尼派和什叶派居民混居的地区,所谓“软清洗”正在发生2005年1月30号,伊拉克举行战后第一次大选,846万伊拉克人在频繁的汽车炸弹恐怖袭击中积极参加投 票,投票率高达59%。由于投票是通过沾紫色的墨水按手印进行,西方将之美誉为“紫色革命”。在这次选举中,什叶派宗教领袖西斯塔尼支持的政党联盟“伊拉 克团结联盟”获得了超过400万张选票,以绝对领先的优势获得了选举胜利。大选之后伊拉克的局势稍有缓和,进入5月, 伊拉克过渡政府也终于建立,新一届政府的总统、总理、议长,分别由“科尔的爱国联盟”领导人塔拉巴尼,什叶派领导人贾法里,逊尼派议员哈桑你担任。各部部 长也基本按照民族和教派比例分配。过度政府的产生为伊拉克的混乱局面带来了一个新的希望,但是残酷的事实后来证明希望毕竟只是希望,伊拉克各派力量拥兵自 重,相互提放和排挤,在巴格达一些逊尼派和什叶派居民混居的地区,所谓“软清洗”正在发生。 解说:阿布·阿贝德是一名逊尼派教徒,曾任萨达姆手下的军事情报官员。在2005年8月,他的家人被什叶派敢死队袭击。 阿布·阿贝德(逊尼派穆斯林,曾在萨达姆政府担任军事情报官员):袭击行动从凌晨4点持续到7点。他们封锁了道路,然后开始抓捕民众。 解说:在萨达姆政权统治下,什叶派穆斯林长期受到压迫,现在他们开始掌权了,什叶派民兵组织开始了对逊尼派的攻击。 阿布·阿贝德:有数十名穿着军队制服的武装分子,他们乘坐的汽车上印有内务部的标识。一队人闯入了我父亲的房子对他进行殴打,当时我父亲已经80岁了。 解说:阿布的弟弟被抓走并被杀害。 阿布·阿贝德:我们找到了我弟弟,他的双手被铐住,是金属手铐。他的手指全被切掉了,眼睛被挖去了,耳朵也被割掉了。 萨利赫·穆特拉克:这些武装人员的资源来源于政府,包括方方面面,车辆由政府提供,武器由政府提供,通讯设备是政府的。很显然他们有政府在背后支持,而不是在单打独斗。 解说:逊尼派政府呼吁政府停止杀害本派人员,属于什叶派的总理贾法里宣称并无此事,他们袭击的都是基地组织的极端分子。

“停战后的前线并没有庆祝活动。许多士兵认为战争停战协议只是暂时的表象,惨烈的战争很快就会继续开始。夜幕降临,安静就像寒冷一样彻骨,蚕食着他们的灵魂。

心理战,这三个字已经陷入巨大的争议中。2010年起,美国陆军给它起了个既乏味又官僚的马甲名:军事情报支援行动。罗莎·布鲁克斯解释道:“PSYOP这个词有些过时并且具有误导性;军事情报支援活动更准确些。”但名字改来改去,不重视等于没用。在我们驾车离开布拉格堡时,连队指挥官让我们把部队标识盖上,因为心理战营这个词很容易引起民众的恐慌。

接下来他们会迎来什么?他们不知道,也不关心。他们被突如其来的和平震惊到麻木,因为残酷的杀戮已经将他们的生命之火熄灭。现在是不存在的,未来是不可知的。”

根据美国国防部的说法,心理战或PSYOP的定义是:“有计划地选择地传达信息和指示,影响国外受众的情绪,动机,客观理性,并最终影响外国政府,组织、团体和个人的相关行为。心理战的目的是诱导或增强有利于发起人的相关态度。”

——托马斯•格温洛克上校,美国第一远征师情报官

美军心理战的根本目标是影响外国受众,从而来更好地服务美国的目标。请注意这个词——外国受众。而人们容易把心理战和别的术语搞混,比如宣传战。宣传是一个更通用的术语,没有关于目标受众,消息分类,或传输渠道方面的限制。国防部在定义心理战时,还尽量避免含有贬义词,如“欺骗”或“谎言。担忧也许是源于心理战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民间宣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有一定的重合。简单地说,心理战是宣传战的一种形式,但并不是所有形式的宣传都跟心理战有关。

幸运的是,停战协议确实生效了,并各参战国在第二年签署了一份和平协议。自此,美国公众信息委员会和美国陆军宣传分部G-2D都宣告解散。不幸的是,《凡尔赛条约》中对德国采取了异常苛刻的惩罚措施,挥之不去的社会和国家敌意弥漫在字里行间,你可能会看到战争的烈焰已经熄灭,但当你转身后,那堆灰烬中,又有火星悄无声息地显现。

杏彩 2

杏彩 ,重塑心理战

直到20世纪初,美国在世界事务中变得更加有分量,现代心理战的概念才出现。但美国心理战的相关手段值得我们去追本溯源。

1939年9月1日,德国武装入侵波兰,此时的美国仍奉行孤立主义,官方的态度也是作壁上观。也许是因为二十年前那场惨烈大战遗留下来的回忆太过苦涩,也许是因为大萧条带来的挥之不去的影响,美国的立场仍然是“不”(欧洲与我们何干Not Our Problem Europe)。然而,尽管美国政府的官方立场是审慎的,但1941年7月11日,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设立了信息协调办公室——他清醒的意识到美国随时有可能卷入战争。像上次一样,美国从英国的情报、反情报、心理战和特殊行动系统汲取了许多灵感,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组织是基于德国人的经验培植出来的。COI的主管威廉·J·多纳文上校立志要把COI做成一个包打天下的单位,达到和德国情报机构一样的效率和执行力,但是由于种种原因,COI最终没有做到这一点。

直击灵魂

杏彩 3

比刀剑更有力量的是文人的笔杆:告诉人们改革更可行。”

(威廉·J·多纳文上校,曾任COI和OSS的主管 |美国国会图书馆馆藏)

美国有着深厚的宣传经验,甚至可以追溯到独立战争之前。宣传就是致胜的关键,爱国者和保皇党两派人马都在尽力争取那些游移不定的中间派民众。然而,穷得铃儿响叮当的美国革命党和冷漠的英国皇室一般都不是这些宣传的主力。美国革命党试图用土地来收买黑森佣兵,而英国试图通过发行公告敦促殖民地解除蓄奴,以此来获取奴隶们的支持,劝说奴隶们逃跑甚至是加入英军。这些都是临时措施,只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情况下见效。但抛开这个因素,这些手段非常有效,为两派人各自赢得了一大批支持者。作家托马斯·潘恩在1776年写的着作《常识》极大传播了美国独立这个概念。在革命期间,他的着作《美国危机》被印在各种可能找到的纸上,灰色的、棕色的、黄色的,像报纸一样分发到四面八方。美军把它们同军事命令捆扎到一起,作为军事计划下发给下级。它们被成箱成箱地散发到整个北美大陆,作为战斗口号鼓舞每一个美国人。它们随着美国的外交使节走遍欧洲宫延,经常成为官方通信中的主要话题——“您读过最近一篇《危机》吗?”“今天常识先生是怎么想的?”在战士和农夫当中,在英美两国的指挥当中,甚至在欧洲各国的宫廷要人们当中,这样的对话不断重复回响。在某种意义上,潘恩已经成了美国革命可信的代言人,他的13篇《危机》败成了代表独立战争的正义的声音。来自社会底层的潘恩以一种平民式的白话风格,在《危机》中对君主制和贵族制的荒谬可笑讽刺得入小三分。潘恩的轻蔑与讽刺毫无欲做奴隶而不得的奴性怨恨,而是发自内心的对世界进步和平等的乐观信仰。本杰明·富兰克林和保罗·里维尔等关键任人物通过发布自己的报纸来进一步推动革命浪潮。政治漫画和插图描述了残忍嗜血的英国兵整齐有序地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出版物就这样将民众的愤怒之火点燃,并席卷整个美洲大陆。

多纳文上校后升任少将,执掌新成立的战略情报局——OSS,成为唯一集齐美国四大最高荣誉的人:荣誉勋章,杰出服役十字勋章,杰出服役勋章,国家安全奖章。

杏彩 4

尽管大众普遍担心的是欧洲战场的威胁,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最终参战是因为日本帝国于1941年12月7日偷袭珍珠港。随后,轴心国对美国宣战。美国政府发出了呼吁:美国人民,武装起来!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做的那样,美国选择成立一个国内的民间宣传机构和一个独立的海外军事机构。然而,罗斯福政府并没有打算重设那些一战时期的组织,而是想要一个全新的开始,他们要创建一个新的组织:1942年6月13日,依据9182号行政令,战争信息局正式成立。在该行政令的规定下,COI宣布解散,并在OWI和OSS的名下进行重组。虽然多纳文将继续领导新创建的OSS,但罗斯福任命了艾尔默·戴维斯担任OWI的主管,他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位着名记者。

(“哦,那些残忍的龙虾兵”/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

杏彩 5

也许最接近大陆军喉舌这个定位的,是乔治·华盛顿努力拉拢的新泽西日报。报社编辑直接从华盛顿的司令部那里获取信息,通常会宣扬士兵的精神,帮助其他读者培养起独立的意识。甚至从一开始,美国人就是有意识地利用大众媒体和宣传。

(战争信息局的负责人艾尔默·戴维斯|美国国会图书馆馆藏)

添油加醋的路边社新闻

战争信息局负责美国国内业务分支里所有官方新闻的传播。原则上,所有的海外宣传和情报处理工作事务都是通过海外行动和心理战分部协调的。但这并没有包括其他的心理战和宣传机构,这些机构是在各自的领域建立的各种军事、同盟和政府机构。这导致了不同组织之间的争执,整个二战期间都存在着这种现象。这方面最好的例子可以追溯到OSS和OWI的创建。尽管两家机构都有一些活动和职能是有交集的,但OSS却负责“暗部”宣传活动和OWI控制的“明部”宣传活动。两者还有更多的问题和冲突:心理战应该用什么方式进行?宣传工作是否应该仅限于在战场上直接支援军事行动?谁将控制针对党派、反政府武装和平民的宣传活动,甚至是抢在军队到达或抵近当地之前就能展开宣传?战略情报局和其他机构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进行心理战活动时,是否应该向各自的军事负责人寻求许可?军事情报和特种作战是如何适应这一情况的呢?这些问题,以及其他一些芜杂事务,都是战争日益加剧的直接结果。美国人逐渐意识到,仅凭步枪、人力和装备,也许不足以战胜意识形态根深蒂固的敌人。

记住缅因号,让西班牙下地狱!

——美西战争期间的战斗口号

国内战争

除去外交和军事方面对外国政府提出照会,或独立革命,1812年,内战,以及后来的冲突中的关键时刻作出的政治声明之外,大多数宣传工作都是媒体大亨的个人行为。在美西战争开始之前那段时间内,局势已经如同烈火烹油般严峻,美国政府根本没必要去捏造一些小道消息。1898年2月15日,美国派往古巴护侨的军舰“缅因号”在哈瓦那港爆炸,随后一段时间内,局势高度紧张,最终,美军和志愿者一道入侵了古巴。当时的两个最着名的出版商——威廉·伦道夫·赫斯特与约瑟夫·普利策,发现编写西班牙在古巴残酷镇压人民的故事既没有难度而且还有利可图。也许他们贩卖的故事当中有一定的真实成分,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媒体只需要贩卖那种暴力与悲痛的情绪。公众的怒火促使本来犹豫不决的麦金利总统到国会要求对西班牙宣战。虽然快速的军事行动足以促使意志消沉的西班牙军队投降,但美国发现自己不得不负责西班牙在太平洋或菲律宾的其他殖民地。菲律宾民族主义者和初来乍到的美国殖民者之间的分歧导致了美菲战争。这是一个传统冲突升级为大规模战争的典型失败案例。

尽管心理战的重点是外国受众,但最初这与战时对内宣传的控制之间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混淆。罗斯福政府要回答公众各种不同的问题:美国缘何要参战,导致战争的原因是什么,管控信息以针对轴心国的步步紧逼的必要性,在面对恐惧时提升士气,在充满敌意的工人和管理人员之间建立起合作关系,推动生产力,宣传美国的生活方式,等等等等。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统一的机构来直接管辖甚至是控制,他们又用起了一战时期的一些老招式,比如使用海报和广告,来宣传各种信息。但即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也面临着一些问题,随着COI的分裂,简化式的“战争艺术”大行其道,强调程式化和象征意义,或者印发类似于典型的“现代”广告的海报。一般来说,政府机构似乎更青睐前者,从设计和印刷层面来说相对容易,也容易让人想起上世纪30年代宣传新政的海报。但是,来自文职部门的新一代工作者基于经验和公众反馈推动了后者的发展,随着战争的推进,这一现象将变得更加突出。

现在再聊到美菲战争,大家可能感觉异常陌生,但如果你读到当时的文章,察觉到关于战争必要性的公开辩论十分激烈且叛乱持续多年。把新闻事件里的“菲律宾”换成“伊拉克”,你很难说出有什么区别。尽管如此,美国陆军似乎特别不擅长采用任何宣传或心理战战术来打击菲律宾部队。有趣的是美军对心理战兴趣缺缺,菲律宾部队倒是用得风生水起。美军只关心通过军事行动来打压日益增长的反对势力。几乎没有试图通过公关行动,或者任何和解行为来在民间树立起权威。负责美军的奥迪斯将军备受争议,他试图通过审查信息来掩盖殖民当局的暴行和滥施酷刑。在与美军作战的时候,菲律宾军队常常会面对既没枪又没人的窘境。然而,他们极大地利用了心理战的战术来激发美国公众对战争的厌烦情绪并瓦解美国的士气。菲律宾的领导人埃米利奥•阿奎纳多,尤其热衷于邀请外国和美国记者来写他是如何优待战俘,并与美国的暴行进行鲜明的对比。本着打蛇打七寸捅人捅到死的原则,菲律宾部队以种族隔离话题有针对性的对非裔美军士兵进行宣传。他们到处散发海报和传单,宣称这是一个不公平的战争,黑人士兵的牺牲完全没有必要。尽管赢得了一些黑人和白人士兵的支持,并且在美国国内引发热议,但这并不足以逆转双方在军事方面的局势。到了1902年,菲律宾的抵抗救亡运动已经濒临崩溃——尽管菲律宾的穆斯林族群摩洛人与美军的冲突持续到了1913年。

杏彩 6

尽管这两场战争算是越南战争的预演,但美国陆军并没有在古巴或菲律宾开发出或使用过任何心理战战术。原因多种多样:初期的混乱冲突,美国在菲律宾和古巴的定位问题,以及过时的军事思想拖后腿。许多高级官员,包括奥迪斯将军,还是沿用着在美国西部剿杀印第安人的战斗经验。他们只会使用武力,而不是利用信息和舆论来瓦解敌人的决心。尽管武力的确可以解决问题,但这套做派并不是没有争议,哪怕在一个世纪之前。只有在一次世界级别的残酷大战中付出血的代价之后,美国政府和美国陆军才会去主动开发心理战和宣传方面的技能。

(早期的海报往往有一种简化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外观。一些批评人士认为这些海报的设计过于简单,甚至令人困惑)

在上文中,我们回顾了心理战的基本定义和它与宣传的关系。心理战实际上是一个相对现代的概念,但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早期。美国政府和军队在早期的几场战争中,并没有有效地利用宣传或公共手段。美国在美西战争和美菲战争中获得了胜利,乃至于军内普遍认为所谓的传统手段就能赢得一切。这时,一场崭新战争的开始了,战争中前所未有的技术和交战规模,以及惨烈的伤亡,将永远改变这一观点。

杏彩 7

杏彩 8

(后来的海报变得更像现代广告,从侧面反映了更多专业的民间人士涌入OWI)

现代战争,现代宣传

这些海报在本质上大多数是信息丰富的,或者是脚踏实地的,但小部分的海报则无法避免淫秽和不祥的因素。比如有的海报是描绘一艘沉没的盟军船只,并以反战的的口号来掩饰淹没美国水手的事实。还有的海报上画着野蛮的、身穿粗布的日本士兵,肩上扛着一个衣着暴露的白种女人,等等等等,这些海报的风格和信息都很丰富。

觉醒吧,美国人!文明在召唤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

——美国一战时期宣传海报上的口号

自一战以来,电影变得与普通民众息息相关,并被大众消费所接受,这又反过来又为宣传工作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作为OWI的一部分,美国电影局作为支持美国战事的一种手段成立了,专门负责与好莱坞的合作事项。虽然BMP没有纸面上的权力去封禁那些不符合他们标准的电影,但是他们可以控制海外发行的一亩三分地。在1942年到1945年间,有超过340部与战争有关的电影诞生。其中大部分都是短片,有不同主题的纪录片,比如“我们为什么要战斗!”“定义敌人,定义盟友”和“黑人战士”。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很多电影都传达了一个理想化的主题,与现实情况稍有不符。并不是所有的电影都是纪录片,好莱坞毕竟还是一个商业气氛浓重的领域。虽然好莱坞曾在二战前批评纳粹分子,并拍摄了一部分电影,比如《纳粹间谍的自白》这样的商业电影是在美国参战后拍摄的,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来自美国政府的赞助(尽管政府插手了大多数主流电影制片厂的电影剧本创作)。甚至连迪士尼和华纳兄弟这样的动画工作室也参与进来,制作战时宣传短片,为平民和军方的观众制作相关题材的动画片。

在一战中涌现出了很多“第一次”:第一个大规模工业化战争,坦克的发明,飞机投入作战,第一次大规模使用化学武器。信息传播的方式日新月异,因为技术掀起了革命的浪潮,战争双方都红着眼投入了使用。这可以说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列强第一次对心理战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认识。

本文由杏彩发布于战役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通灵战争——美国心理战战史第二章:崛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