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越战水袋

2019-12-15 作者:战役战争   |   浏览(144)

题图:1968年秋,富牌FOB 1基地中的小林尼·M·布莱克就在阿拉巴马小队可以开始庆祝之前,北越军再次发起了冲击。被阿拉巴马小队作为掩体的尸体长墙上,又堆上了3具北越军士兵的尸

M1949型皮制手套,当时士兵为了不影响扣动扳机的手指而将手套的前部都剪去。

以前我们说过在赤兔店里看到过一个美军越战水袋,可惜没了内胆。后来又在潘家园看到带内胆的。可惜价格离谱,今天在网上找到了这个水袋的照片。水袋外袋为尼龙面料,带一个小口

图片 1

图片 2

以前我们说过在赤兔店里看到过一个美军越战水袋,可惜没了内胆。后来又在潘家园看到带内胆的。可惜价格离谱,今天在网上找到了这个水袋的照片。

题图:1968年秋,富牌FOB 1基地中的小林尼·M·布莱克

图片 3

水袋外袋为尼龙面料,带一个小口袋,是装净水片的。

就在阿拉巴马小队可以开始庆祝之前,北越军再次发起了冲击。被阿拉巴马小队作为掩体的尸体长墙上,又堆上了3具北越军士兵的尸体。

M1949型皮制手套,当时士兵为了不影响扣动扳机的手指而将手套的前部都剪去。

这个水袋品相较好,从合同号来看是90年代的产品。

随后寂静主宰了战场。没有鸟叫声,没有说话声,没有任何噪声……就连战场上空的飞机都飞远了,空中一无所有。自始至终没有开一枪的1-1,继续祈祷。

图片 4

布莱克把牛仔正在流血的伤口包扎起来。在包扎之前,布莱克在牛仔被7.62×39mm子弹击中的伤口右边打了一针吗啡。

图片 5

“当我们需要约翰·韦恩的时候,他又在哪儿?”牛仔问道,众人都笑了。

图片 6

“投降吧,王八蛋们!”一名敌军士兵用越南语喊道,另一名北越军士兵用英语要求布莱克投降,布莱克对他竖起了中指。与此同时,敌军的狙击手击中了阿拉巴马小队收尾队员㭎的股动脉。

图片 7

涛立刻用力压住㭎的伤口,一架A-1H“天行者”攻击机笨拙地飞进了战场,这架A-1H攻击机飞行员的代号为“史努比”。只见攻击机襟翼全开,飞行员小心控制着节流阀从布莱克的左侧飞过,像是刷子一样扫过了树梢。这架朝鲜战争时代的老式攻击机飞的极低,以致于布莱克都能听见凝固汽油弹从挂架上释放时那独特的金属“咔哒-咔哒”声。这架攻击机像是要坠落了,实际上它只是钻进峡谷规避越军的射击——就像是美国师那些UH-1B攻击直升机在之前干的那样。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说:美国师第176航空连“北美独立战争民兵的滑膛枪”的机组成员,他们隶属于SOG,驻扎于富牌。左起:舱门机枪手威廉·伽罗(绰号冰山,1968年10月5日支援阿拉巴马小队是他第一次进入老挝),飞行员杰里·赫尔曼,飞行员麦克·阿利纳。该作战单位是当日支援阿拉巴马小队空中部队的一部分,他们在越南战争中执行了无数次支援SOG作战的任务。

他的僚机出现了,飞越阿拉巴马小队上空。小队成员听的清清楚楚,天知道攻击机齐射火箭的时候,又有谁在瑟瑟发抖、苦闷呻吟。北越军队显然很愤怒,因为来自空中战舰的灼热炮弹再次倾泻在了阿拉巴马小队附近。

3门小口径迫击炮开始射击。布莱克知道他和他的队员绝不可能把炮弹捡起来丢回去。他和越南队员的队长涛从尸体垒成的掩体中翻滚着爬出去,奔向迫击炮阵地,在空袭制造的屠宰场和烧成焦炭的北越军人尸体中小心地寻找路线。他们进入了丛林,距离第一个迫击炮阵地仅有20英尺之遥。涛在地上简单的计划出了攻击战术——他将向第一个迫击炮阵地开火,布莱克负责第三个迫击炮阵地,随后他们合力消灭第二个迫击炮阵地。

在迫击炮班发射3轮齐射以后,涛对着目标开火,布莱克也向着指定的目标发起攻击,同时顺手料理了几个附近的北越军士兵。

其余活下来的越军士兵开始追逐布莱克。在一片混乱中,两伙北越军自己打起自己人来了。布莱克跑向第一个迫击炮阵地,涛被压制在那里动弹不得,北越军士兵在他身后紧追不舍。布莱克投出一枚手雷,至少杀死了3名追兵,并开火吸引了敌军注意力,让涛得以脱身。他们转身杀向追兵,准备消灭他们。不久后,布莱克与涛终于拔除了第二个迫击炮阵地,随后他们迅速撤回到队伍中,一路上顺手从死伤的北越军身上搜集了些AK-47突击步枪与弹匣。

此时,前进空中管制员沃特金斯重新搭乘联络机飞回到了阿拉巴马小队上空。“蜘蛛”已经召唤了位于岘港的美国空军第37空中救援与回收战斗群(正式番号为37th ARRS,文中的Squadron以Group替代,故翻译为战斗群,译者注)来尝试解救阿拉巴马小队。在越南战争期间,如果有飞行员在北越或老挝境内被击落,如果其余的逃生/救援方式无法起效,第37空中救援与回收战斗群将出动“欢乐的绿巨人”HH-3E直升机进行救援。西科斯基HH-3E,该机满载重量22050磅,搭载2台通用电气T-58-GE-5 1500马力涡轮发动机,并可搭载武器增强火力,机组人员都是技战术精湛的美国空军人员。

图片 11

图说:第37空中救援与回收战斗群的“欢乐的绿巨人”直升机。

第一架拥有强大装甲的HH-3E直升机从着陆场上空4000英尺的高度开始下降。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机组成员开始寻找着陆场东南一块橙色的信号板。就在直升机快要降落的时候,机组成员发现了另一个橙色信号板,北越军队设置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信号板。这个瞬间的停顿对于JG 28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北越军从多个方向对它开火。密集的火力导致JG 28机内油路严重受损,机内大量漏油。

JG 28不得不撤出着陆点。几秒钟的时间,机舱内已经铺上了2到3英寸厚的航空燃料。机内浓厚的烟雾使得机组成员致盲。飞行员勉强控制住了摇摇晃晃的HH-3E直升机,在SPAD 11的护航下飞回了岘港。

JG 10号直升机一直在着陆场附近盘旋,沃特金斯再度指令空袭部队在阿拉巴马小队周边发起了几轮打击,期望将越共士兵压制或逼退,以求争取到撤离小队的时间。

在几轮恐袭之后,美国空军少校弗尔农·R·格瑞纳驾驶着JG 10收到指令,尝试撤出阿拉巴马小队。对于格瑞纳而言,这是他第一次驾驶着“欢乐的绿巨人”直升机进入“草原烈火”任务区。

当前进空中管制员的指令传达,格瑞纳知道地面上有2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成员和他们的越南队友正在等待,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已经负伤。他没有犹豫,驾驶着直升机飞向着陆场。与JG 28不同,格瑞纳知道阿拉巴马小队在着陆场上的具体位置。随着他的靠近,阿拉巴马小队拼命向越共射击,但北越军的防空火力还是密集到震耳欲聋。

随着格瑞纳驾驶着JG 10在着陆场上盘旋,敌军的火力不断击中直升机。他的机械师报告说,北越军的弹药在机舱地板上撕开了一个6英寸的大洞。子弹显然击中了一台发动机,两台发动机的警告灯都亮了,两台发动机都起火了。

格瑞纳驾驶着直升机挣扎着作了一个180°转弯,从阿拉巴马小队的头顶飞走,以规避致命的敌军火力。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将所有训练中习得的技巧都用上,勉力保持直升机继续飞行。与此同时,机组成员则不断操纵机枪对着地面射击。

但是留给JG 10的时间不多了。在飞行了几百码之后,格瑞纳警告自己的机组成员做好紧急着陆的撞击准备。但是机组成员继续操纵机枪,直到直升机坠入丛林。

阿拉巴马小队震惊了,空管员和所有飞临目标区目睹这一刻的机组成员都目睹了这可怕的一幕,他们一起陷入了寂静。

FOB 1基地里,已经返回的军人一直聆听着PRC-25电台中前进空中管制员与布莱克的通信。阿拉巴马小队的信号很弱,几乎听不见他们的应答。阿拉巴马小队周边又有直升机坠毁的可怕消息在营地中传播。FOB 1平时无比繁忙的周六变得很安静,人们压低声音,因为大家都担心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但是他们又为阿拉巴马小队的所有成员祈祷。有人建议执行“弧光”任务,这让众人不由感觉阿拉巴马小队所处的环境已经希望渺茫。所谓“弧光”任务,就是派遣B-52战略轰炸机从25000英尺高空发起轰炸。

在老挝的战场上,颇受震惊的阿拉巴马小队成员再次回到他们以尸体垒成的掩体中,弹药几乎告罄。副队长面部着地,咕哝着:“耶和华是我的牧者……”一名越南队员出发去搜集死亡北越军士兵身上的AK-47突击步枪和弹药,而蜘蛛和沃特金斯则继续指令在阿拉巴马小队周边发起空袭。

在格瑞纳起火的HH-3E直升机坠入丛林10到15分钟后。前进空中管制员了解到飞机上仍有2名幸存者,空管员询问阿拉巴马小队是否能确定剩余机组成员的位置。格瑞纳的背部摔断,但是不知用什么方法从燃烧的HH-3E直升机中爬了出来。另一名幸存者、机械师欧内斯特·迪恩·卡斯比尔中士则在坠落时被甩出机外,双方不知道彼此的位置。(维基百科对37th ARRS当日作战的描述与本文有出入,JG 10在撤离点约500米处坠毁,伞降救援队员将飞行员格瑞纳拖出了机舱,然而当他返回去救援困在机内副驾驶阿尔伯特·D·韦斯特和机械师格雷戈里·P·劳伦斯时,直升机爆炸了,因此只有2人生还,译者注)

本文由杏彩发布于战役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军越战水袋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